二人雀神怎么玩

      当前位置:笔趣阁 > 一剑独尊 > 第一千两百八十章:三生!

      二人雀神怎么玩

      这剑比自己强!

        叶玄神sè变得有些古怪。

        幕念念看着叶玄,“你不信?”

        叶玄嘿嘿一笑,不说话。

        幕念念摇头,“此剑之强,不在于锋,而在于境。”

        叶玄沉声道:“凡境?”

        幕念念点头,“不是一般的凡,乃是达到过巅峰之后的凡。”

        叶玄眉头微皱,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幕念念笑道:“只有达到过巅峰,才有资格说平凡。平凡是什么?是达到过巅峰之后,觉得巅峰没有意思,所以选择平凡。而许多人对这两个字理解有误,因为许多人的平凡不是想要平凡,而是不得不平凡。他不能达到巅峰,所以,他只能平凡,而不是想要平凡。简单来说,只有达到过巅峰之人,才有资格说平凡。”

        叶玄沉默。

        他没有想到,凡还有这层理解。

        幕念念又道:“世俗之中,有一种说法,看山是山,看山不是山,看山还是山,这指的是一种人生境界,不同的境界看待不同的事物是不一样的!”

        说着,她指着远处那石碑,“它或许不在意你,但是,它一定会在意这柄剑。”

        叶玄有些好奇,“为何?”

        幕念念轻笑,“因为这石碑也不凡。”

        叶玄点了点头,他没有再问,转身一剑点在那石碑之上。

        轰!

        石碑突然剧烈一颤,这一次,石碑没有再反击,这让叶玄松了一口气!

        刚才那种感觉,他可不想再来一次。

        就在这时,那石碑之上突然出现一行字:前世,今生,来世。

        叶玄看向幕念念,幕念念笑道:“看来,这柄剑的主人面子还可以。”

        叶玄沉声道:“念姐,这石碑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幕念念笑道:“道石!”

        叶玄有些好奇,“什么是道石?”

        幕念念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走吧!”

        说完,她转身就走。

        叶玄连忙跟了上去,“这,这不要了?”

        幕念念看向叶玄,“你想要?”

        叶玄讪笑了笑,“这个.......把它留在这里,风吹日晒的,有点不太好啊!”

        幕念念看着叶玄,没有说话。

        叶玄不敢再嬉皮笑脸,“念姐,这是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      幕念念转头看了一眼那道石,然后道:“这东西都能够给你遇到,你真的是魔鬼啊!”

        叶玄:“.......”

        幕念念轻声道:“道石,又称之为三生石,其上,拥有传说中的三种力量,分别是前世,今生,来世,也就是传说中的三生决。”

        说着,她看向叶玄,“这玩意,来自yīn间。”

        yīn间!

        叶玄有些震惊。

        他可是记得幕念念说过的,即使是她,也不愿意招惹那个地方。

        幕念念又道:“此石因其始于天地初开,受日月精华,灵性渐通,后因其悟道,自生两段神纹,将石隔成三段,有吞噬宇宙万界之意。后来,一位神人将其封住,那位神人未免此石为祸宇宙万界,将其强行移到yīn间,以yīn间一界之yīn气镇压其魔性......没想到,这玩意竟然到这里来了。而且,还被你给遇上。”

        叶玄沉声道:“不会是厄难之因吧?”

        幕念念看着叶玄,“这

      青城,叶家,祖祠。

      “先祖在上,叶玄无才,无德......此刻起,罢黜叶玄世子之位,由叶廊继承。”

      说话的是一名身着黑袍的老者。

      老者身后不远处,站着一名少年,少年嘴角挂着淡淡笑容。此人,正是叶廊。

      而两边,是叶府众长老。

      “为什么!”

      就在这时,一道有些怯怯的声音突然在这祠堂内响起。

      众人闻声看去,门口站着一名小女孩,小女孩大约十二三岁,两只小手紧紧捏着裙角,脸sè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,看起来有些虚弱,眼中还带着一丝怯sè。

      这小女孩名叫叶灵,正是叶玄的亲妹妹,此次听到家族要罢黜叶玄,她不顾身上的病赶了过来。

      黑袍老者眉头皱了起来,“叶灵,你做什么!”

      名叫叶灵的小女孩对着祠堂内众人微微一礼,怯声道:“大长老,我哥叶玄是世子,你为何要无端废了他?”

      大长冷冷看了一眼叶灵,“这是家族大事,你插什么嘴?下去!”

      叶灵显然有些畏惧,不敢直视大长老,但她却没有离开,而是鼓起勇气走进了祠堂,她再次对着场中两边长老行了一礼,“诸位长老,我哥正在南山与李家争夺那矿山开采权,他现在在为家族拼命,生死未知,而家族却在此刻以莫须有的借口废了他的世子之位,这实在是不公平。”

      “放肆!”

      大长老突然怒道:“废不废他,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说什么。来人了,给我将她拖下去。”

      就在这时,新任世子叶廊突然笑道:“应该仗责三十,以儆效尤!”

      大长老冷冷道:“那就杖责三十!”

      很快,两名叶府侍卫冲了进来。

      叶灵眼双手紧握,有些愤愤道:“不公平,我哥为家族出生入死这么多年,就连此刻都在为家族拼命,家族这般对他不公平......”

      其中一名侍卫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叶廊,他知道,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。

      侍卫冷冷一笑,“叶廊少爷继承世子,乃众望所归,你嚷个什么?”说着,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叶灵的脸上。

      啪!

      一道清脆耳光声响起,叶灵右脸瞬间红肿了起来,不过,她却没有哭,只是死死捂着自己的脸颊。

      叶廊打量了一眼那侍卫,笑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      那侍卫连忙一礼,“属下章木,见过世子。”

      叶廊点了点头,“你很不错,我成为世子之后,需要十名亲卫,以后你就做我的亲卫吧。”

      闻言,章木大喜,连忙深深一礼,“属下原为世子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!”

      叶廊微微点头,“拖下去吧,此人扰乱祠堂,不要留手,可明白?”

      章木看了一眼叶廊,看到叶廊眼中的杀意时,他明白了。当下一把抓住了那叶灵的头发往外拖去。

      就在这时,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    而祖祠内,所有人纷纷转头看向了祠堂外。

      祠堂外不远处,一名少年正朝着祖祠这边而来,少年穿着一件紧身长袍,长袍已经破破烂烂,而且到处都是血。

      来人,正是从南山赶回来的叶玄!

      看到叶玄,叶廊嘴角泛起了一抹yīn冷笑容。而祖祠内,众长老眉头纷纷皱了起来。

      大长老双眼微眯,脸sèyīn沉的可怕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    远处,当叶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着的叶灵时,他脸sè瞬间狰狞了起来,“谁给你的狗胆动我妹的?”

      章木见到叶玄,脸sè顿时大变,他连忙看向叶廊,正要说话,就在这时,叶玄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跃到了他面前,后者还未反应过来,叶玄一拳便是轰在了他的面门上。

      砰!

      章木脑袋一阵眩晕,整个人踉跄跌倒。

      而叶并未罢手,他再次朝着章木冲了过去,就在这时,祖祠内的那叶廊突然怒道:“叶玄,他是我的人,你胆敢.....”

      叶玄突然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。

      噗!

      章木口中顿时喷出了一口精血。

      见到这一幕,叶廊脸sè无比难看了起来,而那叶玄则是抬头看向他,狞声道:“你的人?”

      说着,他猛地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脸上。

      章木整个脸瞬间血肉模糊,口中不断哀嚎,“世子,救,救我......”

      叶玄没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,他走到了叶灵身旁,看到叶灵的模样,叶玄顿时心如刀割,他双手紧握,整个人在微微颤抖。

      当叶灵当看到叶玄时,她眼中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,“哥,疼,好疼......”

      闻言,叶玄神sè狰狞了起来,下一刻,他一下冲到了章木面前,然后猛地一脚揣在了章木的脑袋上。

      砰!

      青城,叶家,祖祠。

      “先祖在上,叶玄无才,无德......此刻起,罢黜叶玄世子之位,由叶廊继承。”

      说话的是一名身着黑袍的老者。

      老者身后不远处,站着一名少年,少年嘴角挂着淡淡笑容。此人,正是叶廊。

      而两边,是叶府众长老。

      “为什么!”

      就在这时,一道有些怯怯的声音突然在这祠堂内响起。

      众人闻声看去,门口站着一名小女孩,小女孩大约十二三岁,两只小手紧紧捏着裙角,脸sè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,看起来有些虚弱,眼中还带着一丝怯sè。

      这小女孩名叫叶灵,正是叶玄的亲妹妹,此次听到家族要罢黜叶玄,她不顾身上的病赶了过来。

      黑袍老者眉头皱了起来,“叶灵,你做什么!”

      名叫叶灵的小女孩对着祠堂内众人微微一礼,怯声道:“大长老,我哥叶玄是世子,你为何要无端废了他?”

      大长冷冷看了一眼叶灵,“这是家族大事,你插什么嘴?下去!”

      叶灵显然有些畏惧,不敢直视大长老,但她却没有离开,而是鼓起勇气走进了祠堂,她再次对着场中两边长老行了一礼,“诸位长老,我哥正在南山与李家争夺那矿山开采权,他现在在为家族拼命,生死未知,而家族却在此刻以莫须有的借口废了他的世子之位,这实在是不公平。”

      “放肆!”

      大长老突然怒道:“废不废他,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说什么。来人了,给我将她拖下去。”

      就在这时,新任世子叶廊突然笑道:“应该仗责三十,以儆效尤!”

      大长老冷冷道:“那就杖责三十!”

      很快,两名叶府侍卫冲了进来。

      叶灵眼双手紧握,有些愤愤道:“不公平,我哥为家族出生入死这么多年,就连此刻都在为家族拼命,家族这般对他不公平......”

      其中一名侍卫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叶廊,他知道,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。

      侍卫冷冷一笑,“叶廊少爷继承世子,乃众望所归,你嚷个什么?”说着,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叶灵的脸上。

      啪!

      一道清脆耳光声响起,叶灵右脸瞬间红肿了起来,不过,她却没有哭,只是死死捂着自己的脸颊。

      叶廊打量了一眼那侍卫,笑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      那侍卫连忙一礼,“属下章木,见过世子。”

      叶廊点了点头,“你很不错,我成为世子之后,需要十名亲卫,以后你就做我的亲卫吧。”

      闻言,章木大喜,连忙深深一礼,“属下原为世子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!”

      叶廊微微点头,“拖下去吧,此人扰乱祠堂,不要留手,可明白?”

      章木看了一眼叶廊,看到叶廊眼中的杀意时,他明白了。当下一把抓住了那叶灵的头发往外拖去。

      就在这时,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    而祖祠内,所有人纷纷转头看向了祠堂外。

      祠堂外不远处,一名少年正朝着祖祠这边而来,少年穿着一件紧身长袍,长袍已经破破烂烂,而且到处都是血。

      来人,正是从南山赶回来的叶玄!

      看到叶玄,叶廊嘴角泛起了一抹yīn冷笑容。而祖祠内,众长老眉头纷纷皱了起来。

      大长老双眼微眯,脸sèyīn沉的可怕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    远处,当叶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着的叶灵时,他脸sè瞬间狰狞了起来,“谁给你的狗胆动我妹的?”

      章木见到叶玄,脸sè顿时大变,他连忙看向叶廊,正要说话,就在这时,叶玄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跃到了他面前,后者还未反应过来,叶玄一拳便是轰在了他的面门上。

      砰!

      章木脑袋一阵眩晕,整个人踉跄跌倒。

      而叶并未罢手,他再次朝着章木冲了过去,就在这时,祖祠内的那叶廊突然怒道:“叶玄,他是我的人,你胆敢.....”

      叶玄突然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。

      噗!

      章木口中顿时喷出了一口精血。

      见到这一幕,叶廊脸sè无比难看了起来,而那叶玄则是抬头看向他,狞声道:“你的人?”

      说着,他猛地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脸上。

      章木整个脸瞬间血肉模糊,口中不断哀嚎,“世子,救,救我......”

      叶玄没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,他走到了叶灵身旁,看到叶灵的模样,叶玄顿时心如刀割,他双手紧握,整个人在微微颤抖。

      当叶灵当看到叶玄时,她眼中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,“哥,疼,好疼......”

      闻言,叶玄神sè狰狞了起来,下一刻,他一下冲到了章木面前,然后猛地一脚揣在了章木的脑袋上。

      砰!

     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两百八十章:三生! 的精彩评论

          今期马会传真20期翻倍血流怎么赢的多6神童网王中王283736逆流而上是什么生肖
          澳门 516开奖结果